师鉴传 第78章 根深个硕

作者:飘风我尘书名:师鉴传更新时间:2022/08/07 17:50字数:4621

  

第78章根深个硕

师傅应该是一位好师傅,可能也是因为师鉴有了自己的选择,而为了能让他在任何时候都能更好的保护自己,亦有可能只是因为师鉴这也算是正式的成年之故!这一回来的师傅,并没有如以往那般的离开,而是监督着师鉴练武。

可对于师鉴来说,这个师傅实在是太可恶了!这眼看着家里都快没粮了,那师傅竟然还不赶快离开的要和他搭伙。好吧,就算他都适应了这样的一个师傅!可是,为什么人家吃饱了、一脸安逸的在一边呆着的同时,还总是在他练武当中挑刺?

从没这么严厉过,从没这么严格以及苛刻过,拿着那新得来武器练武的师鉴!也是从没有这么累过。当然,他的身上也是从没有这般的痛过!而这痛来源于,看着这么鸡蛋里挑骨头的师傅很憋屈的师鉴,存心想消遣或报复人家的让人家师傅下场当他的陪练,却是被人家手里那他原来的木枪给打的。

师鉴倒是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挨打了!在师傅的嘴里是因为他的招式根本就不到位,而他自认为是他那木枪背叛了他。再说了,如此沉重的枪、还有那剑,根本就适应不了如此重量的他,要是招式能顺手而发的保持原先的精准——那可能吗?但是,面对这么一个从不讲理的师傅,他又能怎么样?

身上很痛,但这一晚师鉴却是从没有睡得那么踏实过!一觉醒来之时,人家师傅已经做好饭的吃了一碗,而给他的那碗被人家给他端来了、却依旧是在人家贪婪的注视当中:故而,这一餐师鉴吃得,也是从没有这般的舒坦过。可是……好吧,痛苦的练武又在人家的监督下,开始了。

整整的五天,师鉴感觉自己绝对是在地狱里呆着的,就连五天之后、他是怎么还阳的他都不知道!而五天之后当师傅飘然离去时,师鉴立马得来了他家家雀儿的大骂,原因是欢呼中的他疑似跳得有点高、让人家家雀儿怀疑他这是要掏人家的窝。

不过,此时的师鉴也极其的傲娇!不光不理会人家不说,赶紧搬出凳子、舒舒服服的坐在那里:这时才感觉读书是一件多么美好事情的他,就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展现他的自在。

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,他已经差不多忘记了五天前杀人的事情了,因为人家师傅的离开是和他抢吃了那肉食之后这才离开的。而抢食当中的师鉴,表现的绝对是倍加贪婪、绝对是凶猛如虎!他只记得师傅从他筷子底下抢走了哪块肉,他只记得这五天地狱里的生活是有多么多么的苦。

可以说,此时的他,这才算是真正的成年!而也是因为了解到了这一点,那师傅这才放心离开的。不过,在师鉴的想法中,时间已是初六——已经破五——师傅是因为他又可以去卖文了这才离开的,只因家里是真的没有余粮了。

师鉴这把越来越展露锋芒的刀,一直是在人家师傅手下被痛苦的磨着!但师鉴也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些,谁让那师傅老是他需要去针对的呢?所以,他们这二位,且有得交际呢。

大年初六,许是太清闲了、许是更多人总想更早的迎接新气象,大街上一个个穿着新衣服的游人,也正是这新气象当中的一种。那些商铺也早就开张了,同样那些就当赏景的街边小摊贩,也早就开始展现他们的笑脸以及各自的热情。而就在这样看似焕然一新的景象当中,那家客栈前的位置,也有一个与众不同的……是果摊儿吗?亦或应该是杂货摊儿?

人家别人的小摊或果摊儿都是地摊,就此处这个小摊,竟然很高级的享用着一方桌子!那桌子上,摆着满满一桌子各种干果、或是水果的同时,其间竟然还露出那么几个什么葱或是蒜的身影。

若是不看一边竖着的那写有‘代笔、字摊’字样的幌子,指不定还真有人会跑来购买水果!可是~~若再加上一边立着的那柄寒光闪闪的枪呢?而若是守着这个摊儿的摊主,还是个腰悬宝剑的书生样呢?

这个摊儿,还真是今年的今天刚有的新气象!不过,这个看上去很神奇的摊儿,那些百姓倒好似是早已习以为常了一般。而且更神奇的是,这个感觉上去应该是水果摊的摊儿,那不时一个个主动凑上去的人,其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去购买什么的:而是,把手里的什么水果或是其他,于一脸开怀的笑容当中、继续码放到那桌上已有的东西之上。

那摊主虽然年轻的有点过分,但毕竟是个知书达理之人,他也是非常的忙碌的!他也是在忙着招呼客人,可就如他那身份一样、他所忙碌的也全是他经营之外的内容。人家别人的摊儿都是基本没人光顾,可人家摊主却总是一脸笑容;到他这里、他的客人从不间断,可他的脸上则是满脸愁容。

这个摊儿,就是这么的奇怪,可一切感觉上去又是那么的自然!

兴许是大年初一的见血,唤醒了百姓身上本来就有的什么东西;又可能是谁也预感到了天将寒,本能的让大家都产生了一种抱团取暖的意识。

初六,当师鉴的字摊重新摆在了老位置之时,从街上的百姓身上师鉴总是能感觉到一种释放了什么的轻松,也有那么几分洒脱之后的畅快豪迈之意。同时,从大家相互的眼神当中,他也察觉到一种什么东西在凝聚,也有一种感觉更亲近的意味,而这意味在他现身之时就很自然的把他也容纳于了其中。

不知是不是错觉,处于这样的情形当中,师鉴心里总有一种满满当当的感觉!而且似乎他平白的身上总充满了一种力量,而那先前还总感觉有些重的枪及剑,都显得更轻了几分、也更顺手了几分。

不过,他身上充满了力量,也有另一个可能!那就是他刚刚吃饱饭的缘故。而这饭,还是人家客栈老板非要让他吃的,那老板说他这么个小人儿能吃些点?不过就是饭桌上多加双筷子罢了。

本来师鉴是说什么也不会去吃人家的,毕竟现在谁的生活都十分的艰难,可当人家老板忽而以是他叔的身份自居时,师鉴再不吃就有点说不过去了!否则,倒好似是看不起人家一般。

然而吃饱了之后,当师鉴沉沉稳稳的坐在那里当摊主时,立马就有其他的什么大叔、大哥把他的饭后水果也给强行送了过来;可能是担心师鉴总吃那些水果什么的会腻味,故而也有其他人给他送来唤口味的葱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