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鉴传 第79章 时有些没

作者:飘风我尘书名:师鉴传更新时间:2022/08/07 17:50字数:4698

  

第79章时有些没

曾经,一开始的师鉴想用自己的文,来为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,可真正光顾他字摊儿的真没几人;而当他开始卖嘴时,光顾的人倒是多了,可亦如他嘴里或大家嘴里的那些话语一般,总是轻飘飘的来、忽悠悠的去。

当他开始弄武、当他用自己的命而去力争一洞的青天时,当他用那邪恶之血洗笼罩着的乌云之后,他在大家的心里、大家的情堆积码放到了他的桌上;可当他实际什么也没做,也只是把自己真正的当成了是大家的一个晚辈,只是真正敞开心灵、以面对大家时,他不仅是在大家的心里、也同时在大家每一个人的家里!总有人试图从家里掏箱底的给他更多,而这更多是桌上根本就放不下、也只能是放到他家里去。

家里是没什么余粮了,可家里吃的东西却是开始堆积了;家里渐渐的开始都快被堆满了,可他却是整日整日的开始不着家,置身于街头、置身于大家的眼中!他的心,也早就不在家里、而在众百姓乡亲的身上了。如果,师鉴的爷爷奶奶泉下有知,那么此时此刻也该欣慰了!因为他们的孙子,从此时此际开始,已经是真的长大了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师鉴的字摊性质变了的?或许,也根本就没正常了几天。反正,不知怎么的,渐渐的师鉴的摊子变成了一个‘百晓摊’,而师鉴则是变成了一个‘百晓生’。当然了,其他原本应该具有的项目,还全都俱在!

现在师鉴的摊子,不时的还是有其他人在为他看摊儿:而此时他之不在,要么是临时帮街上路过的那谁一个小忙,要么就是临时跑那谁家里的去帮一下忙。而他若是身在摊子上时,总有人会忙着凑上去问一下师鉴什么,师鉴又总会和已在的客人同谋、为其解决问题。

这忙着凑上去的人,有的是问师鉴见到那谁了没有、有的是问那谁刚过去多久,有的是问今天的什么什么东西多少钱一斤、有的是跑来问刚刚卖出去的东西账算对了没有,有的是问谁家里有老母鸡、有的是问见没见过他们家小花狗……

甚至!还总有人一脸笑眯眯的让他给看一看自家闺女的生辰八字、算一算遇到的这桩婚姻合不合,或者是自家什么时候转运、昨晚那个梦预示着什么,再不然就是什么时候晴、什么时候雨、这风怎么就老是不停。

现在的师鉴,再每到人家那谁的家,都要十分十分的慎重!因为,搞不好,这不过是人家那谁的一个借口、人家是要他上门的去相亲。师鉴……师鉴这个摊位、他这个摊主,可没有这个经营项目啊!反正他跑回来的速度,绝对是最快最快的,就如腾云驾雾一般、亦如乘龙似的。

整条街都开始有点喧嚣了!而这喧嚣,缘于马上又到元宵节之故。似乎是把满城的热闹都凝聚到了这一条街上,街上行人如织当中、节日气氛也彷如冲霄,连那天上的云似乎都清晰的能感受到。

从十三开始,这条街上就兴旺的不得了!单单从此情来看,也根本就看不出与以前有什么不同,倒彷如大家的日子依旧是过得那么的祥和安乐。今日已是十五,此时的师鉴怀里正抱着一只小猫,而一边给予人家猫更多的享受、一边他也是在享受着当前街景。

这只猫是他代为看管一下的,人家是想更好的逛街、这才交到了师鉴的手里。此时一早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街上,多了很多摊位的同时、亦多了很多其他的经营!比如,多了卖各种漂亮小饰品的、多了卖杂耍的,也多了不少各种小吃。

街道也尽可能的被装点过,街道两旁的商铺也挂上了各种特色的灯笼。街上的行人并不一定都是身穿崭新的衣服,但行人当中可是多了很多平时根本就很难见到的身影!那就是那些还没出阁的少女。师鉴怀里的小猫,其实就是人家这些少女当中其中一位的:人家嫌抱着猫碍事,所以……

对于师鉴这般的人来说,元宵节固然热闹,但真正吸引他的还是节日当中出现的那一个个轻盈的女孩子身影!对于他来说,这才是最佳的景。要知道,平时街上就不多见年轻的女性,即使是偶尔有那么一个,其定然也是出嫁一些年的、属‘婶婶’一级。

他偶尔不在摊子上的帮人小忙,更多的也是在以他‘孩子’的身份而在帮这类的人;至于更年轻亦或是还没出嫁的姑娘,除非是出了什么大事情,否则是休想能看到!

对于这些大姑娘和小媳妇儿来说,一年当中也只有这逢年过节的几天,才是她们能不顾忌、可以抛头露面的时候。毫无疑问,也是因为她们平日不见、也是因为她们,所以这节日才显得是那般的与众不同、是那般的惹人注目。

一年当中难得的街上有这么多的人,可街上如此多行人之时,师鉴却是难得的这么清闲——不过也可以说他其实也很忙的!正忙着眼瞧不多见的景色,正忙着给人家那游转出来的谁照看着什么。

亦如平日里的情形,今日也是忙得师鉴根本就没时间回去吃饭!今儿他的午餐和晚餐也不是人家客栈老板管的,而是在人家老板招呼他吃饭之时,他的肚子里早就被那谁们给的各种零食小吃给塞得满满的了。

以前爷爷奶奶还在的时候,一年当中他最喜欢过年,因为过年之时不光是能穿新衣服、还能吃到很多平常很难以吃到的美味。可现而今,师鉴感觉自己还是最喜欢这元宵节!只因在这时有花灯、有晚上的社火,有一年一次的热闹之同时,他根本就不用再忙自己的饭;而其他节日时,这只会让他心里泛酸——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绪总会蒙上他的心头。

悠闲的坐了一整天,可能是吃的太美、眼里的美景塞到心里的太满,实在是太懒、太懒得收摊的他直到晚上的灯火展都快结束了,他还依旧是在摊位上磨蹭着!当然了,也有可能就是因为太晚、即使是回家了那家里的家雀也不会出来迎接一下他,故而他想磨蹭到人家麻雀都睡了一小觉之后再回去。

街上的游人已经越来越稀疏了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向自家返回。原本赖着不回去,是想把自己桌子上那些根本就吃不完的什么分给大家一些:可根本就送不出去什么不说,在大家都回返的过程中,他的桌上还又添增了好多!

这时的师鉴,也琢磨着是该回去了,否则再等下去、要回去还得找一辆手推车!把那条从人家客栈里借来用、而今早变成他家的口袋展开,先把那些水果、干果什么的装进去而后用绳子一扎,接着再把那些什么小吃的塞进去、继而把口袋口扎紧。

一条口袋扎两节,正准备唤人家客栈伙计出来帮忙搬桌椅之时,忽而又有两位逆行而跑到他摊位跟前的客人!这两位客人是两位年纪约四五十岁的大婶,一脸惶急的她们冲过来后,其中一位情急的对师鉴问道:“阿鉴,看到我家‘妞妞’没有?她说是出来看一眼的,可到现在了也没见她回,你看到她了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