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世称王 第十章 仙奴赵仙玲

作者:家庭主父书名:乱世称王更新时间:2022/09/23 11:27字数:4915

  

听到李校尉阵亡的消息。

姜毅与司马礼都惊呆了,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,防守的第一天,负责一面城墙的主官就阵亡的消息。

“你仔细道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司马礼的语气中,甚至带有巨大的怒气。

“禀将军,李右面城门楼的攻城军队,不知道为何,在即将鸣金之际突然加强了攻击,李将军防守不及,亲自上城门楼督战,不曾想,被一个黝黑的大个子给杀了。”

“黝黑的大个子?”

司马礼听到传令兵如此说到,立刻想到了昨天沈飞部队中,那个爬上城门的家伙。

“是的,那人力气奇大,李忠校尉在他手下没有走过20招便被斩了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你先去吧。”司马礼说到。

“是。”说着,传令兵便退下了。

而此时的司马礼已经焦虑的不行,对于现在的云国都城来说,先前与上元拼杀的一战,已经把云国国内的将领与士兵几乎是拼杀干净了,如今能镇守城门楼的将领更是少之又少,如今,三面城门楼只有两个校尉,根本没办法防守下明日的进攻。

姜毅看了看仍旧沉浸在欢呼中的云国军,一股担忧之情升起,于是问道:“今日战事如何?”

“回王上,今日之战,具体数字目前还在统计,不过,据现在粗略估计,应该不下万人。”司马礼回应到。

“那我们呢?”姜毅继续问道,这才是他最担心的问题。

“我们此次战斗,受轻伤的人有3000人,受重伤无法战斗的,有5210人,战死沙场的有3225人。”司马礼自昨天被姜毅训斥之后,在人数统计上便是格外的谨慎。

“也就是说,现在我们损失的人数也是8000多人?”

“是的。这其中,大多数都是百姓。”司马礼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到,“毕竟,百姓们没有战斗的经验,很容易被战争影响,不管是冲锋还是溃败,有百姓所在的地方,往往损失都是最为惨痛的。”

“嗯。”姜毅简要的回答了一句,虽然此时他没有表现出来,但是,内心已经是十分煎熬了,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,已经有数万人丢掉了性命或者永远无法和常人一样。

王冠的重量,便是如此的分量。

但是,姜毅知道,现在的自己绝对不能动摇,一旦动摇,势必整个云国都会倾覆。

“明天开始,才是真正的难关,百姓们没有经历过战争,如今是凭借一腔热血奋战到现在,估计明天,会有不少人失去战意。”姜毅继续说到。

“是啊。如果百姓们都丧失了战意,这场战争就真的不用再打了,毕竟,一旦百姓们放弃了,那么一起守卫的云国军队,也是会放弃抵抗的。”司马礼说到,“鼓动百姓参战,一直以来,都是一柄双刃剑。”

“所以这个时候,就是我这个国君存在的意义不是吗?”

听到姜毅如此说到,司马礼立刻抱拳,说到:“王上圣明。”

“还有一个问题,现在李校尉阵亡,派谁去镇守右面城门楼?”姜毅继续说到。

司马礼摇了摇头:“我也是发愁,现在整个都城,已经没有人有能力去镇守城门楼了。”

“张翅鹏如何?”姜毅立刻问道。

“从能力上来说,张翅鹏可以胜任守卫城门楼的重任,但是,现在他负责您的安全,无法离开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这边无需担心,立刻派张翅鹏去镇守右面城门楼。”姜毅说到。

“不行。现在您的安全是最为紧要的,即便我们失去了一面城门楼,我们都还有夺回来的机会,但是,如果您一旦出事,就万劫不复了。”司马礼立刻阻止到。

“按我说的做。”姜毅见司马礼阻止,也是立刻抹下了脸,用命令的口吻说到。

“禀王上,臣这次绝不听王上的,要我无视王上的安全,我无法做到。”司马礼嚷嚷道,一副无法服气的样子。

此刻,姜毅与司马礼却也是剑拔弩张起来。

不过最终,还是姜毅服软了,说到:“司马将军,现在第一国事便是守卫整个都城,这个防卫战有多难打,你比我清楚,如果真的失去一壁,我们还能夺回来吗?”

“即便如此,我也不能让国君涉险。”司马礼继续说到。

“好,如果司马将军非要如此,那么,寡人就代替张翅鹏,亲自去镇守右面城门楼。”

姜毅此时也是同司马礼耍起了无赖。

“大王,您说什么?”听到姜毅说要亲自去镇守,司马礼惊讶的问道,仿佛是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。

“我说,我要去亲自镇守右面。”

“王上,万万不可啊。”

“朝中无良将,国君自亲往。”此时,姜毅的眼神也是格外的坚毅,只要司马礼不答应派张翅鹏去镇守右面,自己就亲自带人去。

而司马礼也是被姜毅的做法给吓唬住了,给他一千个胆子,他也不敢让国君去往危险的地方。

今日,让国君登上正面城门楼,都已经让他捏一把汗了,如果真要国君去镇守右面城门楼,自己怕是要担心死。

见姜毅如此坚决,最终,司马礼还是妥协了:“行,我立马下令,让张翅鹏去镇守右面城门楼,不过,王上您的安全,也不容马虎,我想到了一个人,应该可以护你周全。”

“你不是说朝中已经找不到武将了吗?”

“她并非是朝中之人,是一名犯人。”司马礼说到。

“犯人?”姜毅不解到,自己虽然穿越没有多久,但是,还是第一次听到说云国还有这样一位犯人。

“这里不方便细说,请王上跟我来。”司马礼说到。

随后,司马礼便带着姜毅来到城内。

此时城内依旧忙碌非凡。

妇女儿童们照顾伤员应接不暇,受伤的士兵和百姓们,此时有垂头丧气的,有兴高采烈的,仿佛经历的那场大战打开了他们的百味人生一般,只想把剩下的喜怒哀乐全部表现出来。

“王上,这边。”

城内,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型铁栅栏,被司马礼十分轻巧的打开了。

铁栅栏里面,是一条幽长矮小的小道,一直通向不知何处。

姜毅没有任何犹豫,立刻便先行钻了进去,而后,司马礼吩咐左右,将此地看好了,便也跟着姜毅一起啊钻了进去。

这条道路不长,不一会,便走到了头。

尽头处,是一间看起来十分简陋的小屋子,除了角落一个巨大的铁牢外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

姜毅眯了眯眼,仔细打量着铁牢中。

此时,司马礼将屋内边上的火把点燃,姜毅才看清了地牢里面。

那是一个五官长得极好的女子,此时,正抱着玉足,卷缩在地牢之中。

她身着一件简单的白色麻衣,眉宇间英气尽显,一抹媚狐眼仿佛勾人心魄一般,映着火光,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也是若隐若现。

姜毅没想到,云国居然还有如此惊为天人的女子,即便是已经看惯现代美女的姜毅,此时也只能用美艳或者是漂亮这类词语。

但是,司马礼却找到了比姜毅更为准确的词:“妖女。”

没错,妖女,眼前女子的容貌,完全称得上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