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 第六十九章 借剑 废物的逆袭

作者:倾世大鹏书名: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更新时间:2022/06/07 20:28字数:4718

  

徽山,轩辕敬城夫人的院子。

轩辕青锋面如死灰的望着母亲,凄然道:“娘,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

轩辕夫人目光空洞的望着远处,喃喃道:“你已无路可走。”

轩辕青锋闻言,脸上浮现出决绝之意,凝声道:“我至少可以选择死。”

她话音刚落, 院门口便响起轩辕敬宣那不紧不慢的声音:“你舍得死吗?”

轩辕青锋望向走进院子的轩辕敬宣,道:“三叔,真的不能给我留条活路?”

轩辕敬宣一边缓步走向母女俩,一边道:“你跟着老祖,高深武艺随你挑选,这难道不好?”

轩辕青锋断然道:“我不愿意。”

轩辕敬宣无所谓的道:“谁让你生在轩辕家?你除了认命,别无选择。”

他走到轩辕夫人面前,问道:“嫂子, 我大哥去哪了?”

轩辕夫人面无表情的道:“他去哪与我何干?”

轩辕敬宣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大哥,真是委屈你了,我的这份心思,嫂子应该知道。”

说着竟当着轩辕青锋的面,就要去拉轩辕夫人的手,却被轩辕夫人避开。

轩辕敬宣也不介意,微笑道:“我那书呆子大哥,哪懂得女人的心思?人心易生寂寞,我说的对吗?嫂子。”

说完一把将轩辕夫人的手腕抄在手中。

“锵”

轩辕青锋拔剑出鞘,架到了轩辕敬宣脖子上,喝道:“放手。”

轩辕敬宣丝毫未将她放在眼里,沉喝道:“大人的事你别管。”

轩辕青锋不为所动,冷然道:“放开我娘。”

轩辕敬宣呵呵一笑,手一松,将轩辕夫人放开。

轩辕青锋也移开了长剑,便在这瞬间,轩辕敬宣左手反拿, 控住轩辕青锋握剑的手臂,右手一把捏住她的脖子。

他这一下突然出手,速度迅疾无比,轩辕青锋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制住她后,轩辕敬宣手一扬,便如丢一个破布娃娃般,轩辕青锋直飞出近三丈之远,重重砸落在地。

“长幼尊卑,以后可得记住了,嫂子,咱们聊咱们的。”

轩辕青锋只觉腰都要断了,一口气半晌才喘上来,但她还是挣扎着爬起身,握着剑一步步朝着轩辕敬宣行去。

轩辕夫人目光死死盯着轩辕敬宣,寒声道:“你想清楚后果。”

轩辕敬宣听到这句话,脸上浮现出快意的笑容,道:“老祖传话,从明日起,轩辕家主的位置就正式托付与我,从今往后, 我不必再考虑后果。”

轩辕夫人眼中的生气彻底黯淡, 她转回身来,望向已经走回来的轩辕青锋,涩声道:“走。”

轩辕青锋凝声道:“这时候走,我还有什么资格管你叫娘?”

说完这句话,她悍然对着轩辕敬宣出剑。

轩辕青锋受限于天赋根骨平庸,习武注定成就有限,好在勤能补拙,多少练出了点东西来。

这全力一剑还算老辣,轩辕敬宣深觉伤在这个废物侄女手中,哪怕只是被划破衣服,也极为不值当。

是以他选择避其锋芒,飘身后撤,掠出屋檐落入院子中。

他指着轩辕青锋,狞声道:“你要是再动手,我就打折你的手脚,亲自把你送到老祖房里。”

轩辕青锋不发一言,合身扑向轩辕敬宣,长剑直奔他心口而去。

轩辕敬宣两眼微眯,待长剑刺到身前数寸之地,招式彻底用老,再来不及变招时,这才于毫厘之间侧身让过。

左手一探,精准的捏住轩辕青锋手腕,食中二指扣住她的脉门,一个旋身卸去力道。

“何苦呢!”轩辕敬宣两指微微用力,轩辕青锋再也握不住长剑。

轩辕青锋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若不死,必将杀你。”

轩辕敬宣目光一寒,扣住她脉门的左手一翻,将其右臂拉直,右掌并指成刀,便要狠狠劈下,按先前所说打折她的手脚。

“敬宣。”

便在此时,一道温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轩辕敬宣下意识的一慌,放开了轩辕青锋,但随即被自己的一丝恐慌给逗笑。

因为轩辕敬宣知道,轩辕家上下,谁都可以踏足这座大房庭院,唯独门口那男子不行。

而那人恰好便是他身后妇人的丈夫,这是何等荒诞不经的事实?

妻子宁愿二十年对着一幅泛黄的画像发呆,也不愿正眼看一眼丈夫,说出去都没人相信。

轩辕敬城站在门口,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儒雅:“你从小性子就急了一些,有些事未到尘埃落定,就别急着下定论。”

轩辕敬宣好笑的道:“等什么尘埃?等你吗?”

轩辕敬城平静的道:“轩辕大磐赐你丹药了。”

轩辕敬宣微微一怔,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轩辕敬城道:“我瞧得出来。”

轩辕敬宣直视这位身体孱弱的长兄,得意的道:“老祖赐我丹药填充气海,如今我也是指玄境,也算是有资格做轩辕家主了。”

轩辕敬城缓缓道:“这般拔苗助长,实属无根之木,对武道长远并无裨益。”

轩辕敬宣语带嘲讽的笑道:“这话从你嘴里说出,还真是诚心诚意,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提醒?”

轩辕敬城叹道:“敬宣,你走吧!离开徽山,退出轩辕家族,我留你性命。”

他此话一出,那边的轩辕夫人跟轩辕青锋,看他的目光犹如在看疯子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轩辕敬宣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笑话,肆无忌惮的捧腹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他想起儿时兄弟三人,站在问鼎阁望江台,一起踮起脚跟趴在栏杆上的温馨场景。

清晰记得大哥说,他要做名垂千古的治国文臣,二哥说要重振家族威名,要胜过那吴家剑冢。

而他轩辕敬宣,则是扬言要做王仙芝那样的武夫,什么龙虎山天师真人,都一拳砸成肉饼。

兄弟三人那时还是亲如手足,只是长大后,三人的前程便南辕北辙。

二哥轩辕敬意为人处世有大将风范,玲珑八面,吸纳了许多股不可小觑的江湖力量。

而他自己更是在武道一途上高歌猛进,至今已是一脚踏入指玄之境,整个天下又有几个指玄?

那位大哥呢?与人说话只会唯唯诺诺,与人争执只会一退再退,根本就是个扶不起的废物。

在崇力尚武的轩辕世家,要武痴轩辕敬宣,如何去尊敬一个从不碰刀剑棍棒,只会捧几两重书籍的长兄?

“大哥,你莫不是读书读成失心疯了?你让我离开徽山,退出轩辕家族,这才留我性命?哈哈哈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他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轩辕敬城转头看了一眼牯牛大岗大雪坪方向,轻声呢喃道:“下场大雨,徽山才会干净些,咱们这个家,实在太脏。”

便在他话音落下时,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,霎时间乌云密布,大雨倾盆而下。

但这场大雨,却刚好只笼罩了徽山,与徽山一江之隔的龙虎山,依旧是天朗气清。